返回首頁 | 網站管理 | 聯係AG亞遊集團有限公司
近期熱銷貨架:   重型貨架     模具架     中型貨架     工作台     閣樓式貨架     貫通式貨架     懸臂式貨架    
新聞中心
新聞動態
行業資訊
貨架知識
聯係AG亞遊集團有限公司
昆山AG亞遊集團有限公司
手機:13913230999  韓先生
         13812880417  翟先生
         13862672966  張小姐
電話:0512-57176888
傳真:0512-57722456
郵箱:13913230999@163.com
地址:江蘇省昆山市周市鎮周新公路20號
網址:http://www.gouwufx.com
您的當前位置貨架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全球製造業四次大遷移,深度解釋“中國製造2025”!
來源:昆山AG亞遊集團有限公司  人氣:1404  發布時間:2017-02-20

普遍認為,全球範圍內出現過四次大規模的製造業遷移:

第一次在20世紀初,英國將部分“過剩產能”向美國轉移;

第二次在20世紀50年代年代,美國將鋼鐵、紡織等傳統產業向日本、德國這些戰敗國轉移;

第三次在20世紀60至70年代,日本、德國向亞洲“四小龍”和部分拉美國家轉移輕工、紡織等勞動密集型加工產業;

第四次在20世紀80年代年代初,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和亞洲“四小龍”等新興工業化國家,把勞動密集型產業和低技術高消耗產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於是,30多年來中國逐漸成為第三次世界產業轉移的最大承接地和受益者。

 

麥肯錫、波士頓谘詢集團等專業機構以及各路經濟學家和媒體,更多是從“成本結構”(包括人力、土地、能源、製度性交易成本等綜合成本)的角度分析全球製造業轉移,進而研判未來製造業是否會流向印度、越南等低成本國家,或是由中國回流歐美。創新因素在全球製造業遷移過程中的重要推動作用,則並未獲得足夠關注。

美國:以製造流程創新承接全球,製造業轉移

 

美國承接全球產能轉移、實現製造業崛起的過程十分漫長,即使在1850年前後,美國已經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10家工業企業中的7家,也不表示美國真正成為製造業強國。在產業和技術競爭中,直到1920年前後,美國製造業才完全站上毫無爭議的世界之巔,這主要得益於美國在製造端、產品端上的全麵創新。

20世紀初期的美國,四處閃動著偉大發明與偉大企業,福特的T型車和凱迪拉克的電子啟動裝置開啟了人類的汽車時代,華納兄弟的《爵士樂歌手》帶動了有聲電影的繁榮,不鏽鋼和人造樹膠重塑了美國製造業,電話和電氣化使美國的工業基礎設施全麵升級。

 

尤其是流水線生產方式的大範圍推廣,大規模批量生產,除了能攤薄固定成本,也使大量工程師聚集在一起搞技術研發,極大推動了科技創新。而當時英國工廠的組織形態相對傳統,中小作坊是英國社會的最愛,但這類企業無法實現規模經濟和成體係的研發創新。

到20世紀20年代年代,英國與美國在製造業領域的差距已十分巨大。當時有官方數據顯示,美國的研發支出在國民產值中所占比例高達2.5%,而同期的英國隻有2%;美國土木工程師在總就業人口中所占比例已高達13%,大幅領先英國的5%。1929年,英國經濟的三大支柱產業是鐵路船運、煙酒、紡織,而美國排名前三的優勢產業是農業設備與工程機械、車輛與航空器、鋼鐵和有色金屬。英國這樣一個誌在全球角逐的工業大國,竟然沉淪到依靠煙酒生存。

日本、德國:以協作體係創新承接全球製造業轉移

 

二戰結束以後,美國在執行複興歐洲、日本的產業規劃中,讓德國和日本優先發展鋼鐵、紡織輕工等傳統產業。但是,德日兩國不願接受這個產業安排,如果被動接受低端製造業的轉移,在未來工業競爭中將永遠跑輸美國。此後,德國和日本不僅重點發展了汽車、機械、電子等高價值出口產業,更重要的是,以高效完備的國家工業協作體係承接全球製造業轉移。

為什麽德國和日本能夠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中小企業群?德國將此稱為“隱形冠軍企業”,日本將此稱為“微小的世界頂尖企業”。德國和日本的產業結構越來越精細化,很多公司幾十年隻研究一種零件,隻做一個產品,做到世界聞名,效益非常好。他們製造的產品,是基於自己看準的市場而磨煉出的獨有技術,這些“隱形冠軍企業”不追求做大,而是力求成為具有某種世界第一的“唯一企業”。至今,中國很多高端製造業若不采用德國、日本的關鍵材料和核心零部件,比如航空玻璃、芯片、軸承、光電產品等,競爭力會大大下降。

 

德國、日本的基礎工業技術世界領先,這是兩國在全球製造業大遷移中始終保持贏家地位的一大根基。舉兩個例子,中國稀土儲量是世界第一,但缺少技術把它變成材料。這些材料技術都是用幾十年的積累研究出來的,這些材料能做到納米級,擱在手機芯片裏麵。這些都需要專門的機床設備,這些東西美國也沒有,但德國和日本有。

半導體被稱為“信息化的糧食”,製造半導體芯片要使用高級光刻機,而全球70%的半導體光刻機由日本製造,德國供應了其中最核心的光學元器件。光刻機是人類迄今所能製造的一切機械中最精密、最關鍵、最昂貴的設備,對晶片進行光刻操作時,定位精度達到0.01微米,相當於頭發絲的十萬分之一。

韓國:以產業鏈整合創新承接全球製造業轉移

 

在製造業產能向亞太地區轉移的過程中,中國台灣和韓國扮演了重要角色,其中,中國台灣精於代工,韓國強於產業鏈整合,不過,不要忽視創新因素起到的作用。台灣的半導體製造水平是世界級的,鴻海精密(大陸叫富士康)組裝了幾乎所有的蘋果iphoness、ipads,台積電、聯發科則是芯片製造領域的世界級巨頭。

始於20世紀90年代初,由美國公司負責設計,中國台灣負責代工做晶圓廠,投資巨大,從4英寸、6英寸、8英寸到現在12寸,從晶圓製造到切割、封裝、測試,都是台灣不同的公司在做,形成一個前所未有的龐大產業鏈,占到全球芯片製造環節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目前,台積電已經做到16納米工藝製程,大陸的華為海思、展訊一定要采用台積電的工藝製程,才能使設計出來的高端手機芯片實現批量製造。

 

iphoness、ipads在蘋果公司也隻是“實驗室產品”,能不能變成大眾消費品,中間有很大一道鴻溝——有沒有人能夠把這個產品大規模地生產出來。實驗室設計出一個產品,然後花很長時間製造出一件樣品,這不是太難的事。但是,大規模地製造,而且要那些沒有技術背景的工人去製造,這就需要規劃的流程非常合理,設計的模具非常精確。這裏麵涉及很多專利技術,這些模具都是鴻海自己設計出來的,與蘋果公司是“交叉授權”的關係。也就是說,一款產品要實現量產,就必須用到這些在生產工藝上的專利。

三星電子是韓國製造業的支柱,其國際競爭力是基於“全產業鏈”模式,即在芯片、閃存、液晶麵板、平板電視、手機等全方位投資。三星“全產業鏈”模式追求的絕不隻是成本優勢,更重要的是技術積累和創新突破。


 

“全產業鏈”模式能使韓國三星深入了解技術,實現高效的技術創新和產品創新。三星電子在成功掌握存儲、非存儲芯片技術後,又陸續掌握了TFT-LCD、PDP、有機發光顯示(OLED)、移動芯片、閃存芯片等核心技術。這些技術其實從根上說都是半導體技術,這些半導體芯片技術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前麵對存儲芯片技術的深度掌握,再拓展到其他芯片技術就容易多了。

中國:以體係實力承接全球製造業轉移


 

中國大陸真正開始承接全球製造業轉移,應該是在2000年之後。目前,廣為人知的BAT(百度、騰訊、阿裏巴巴),以及硬件製造相關的海爾、聯想、華為、中興、小米、富士康等廠商和品牌逐漸成熟,中國製造業已然形成一個自給自足、能為海外品牌代工也能推出自有產品的龐大體係。這個體係在2013年9月出版的英國《金融時報》中首度被統稱為“紅色供應鏈”。目前,中國製造業的利潤率整體上仍比較低,但體係優勢已經形成。

中國出口的很多智能手機、家電和PC產品單品利潤率不到5%,人們想當然地認為,利潤的95%都被別人賺走了,企業家終日操心,工人累死累活,國家消耗資源、留下汙染,最後隻能從中賺點小錢。很多人並沒有搞清楚,這點利潤率的背後恰恰是中國強大的工業體係和市場體係。

 

那95%的部分除了包括引進部分核心的、高端的電子元器件,更多是企業需要付給工人工資若幹元,支付廠房租金若幹元,支付水電費若幹元,交納各項稅費若幹元,付給代理商傭金若幹元,支付物流費用若幹元,付給配件商若幹元……這才是構成產品成本的最大部分。

之後,成本不會平白無故消失,隻代表人民幣從一些人手中轉移到另一些人手中。配件商要供應配件,毫無疑問又需要自己的人工、管理、廠租、水電、物流、倉儲等;供電局要供電,就需要電網建設,電站建設,乃至煤礦開采,電力裝備製造;物流公司要提供高效的物流,就需要車輛,需要司機,需要付費給高速公路;那麽下一步,還需要築路,需要鋼筋水泥,需要……表麵上利潤率不到5%,骨子裏則需要整個國家的原材料工業、能源工業、基礎設施、物流網絡、配套產業、市場體係的強力支持。

 

製造業的可靠和速度比價格更重要,缺貨絕對比高價帶來更多損失。依賴於中國對規模巨大且完整的供應鏈和基礎設施的投資,中國供應商在外國公司看來更加迅速,也更加可靠。

對於歐美日韓等製造業強國而言,“紅色供應鏈”是一個亦友亦敵的體係。如果沒有它,諸如iphoness之類的許多新興產品可能無法在短時間上市,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價格。但中國大陸透過這個體係所推出的自有產品,也挾著速度、彈性、低廉成本以及一些創意,讓傳統工業強國難以在某些市場與之競爭,因為他們缺乏這個體係和條件。

創新驅動的最大障礙


 

當今世界,製造業升級和遷移麵臨的最大現實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媒體和經濟學家更多關注國內勞動條件的改變,例如“五險一金”製度實施、遊資增加等緣故導致薪資和物價上漲等,以及市場和產業結構的更替,致使中國大陸逐漸失去早期的成本優勢。而“要素生產率”則更關注相對變化,比如2006年以來的這10年間,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了近5倍,這並不表示成本競爭力的必然削弱,如果自動化程度和組織效率提升更大的話。

過去,AG亞遊集團有限公司習慣性地將拉丁美洲、東歐和亞洲大部分地區看做低成本地區,而將美國、西歐和日本看作高成本地區。現今,這已是一種過時的世界觀了,工資、技術效率、能源成本、利率和匯率,以及其他因素年複一年的細微變化,悄悄地但也極大地影響了“全球製造業成本競爭力”圖譜。

 

近十年來,全球的要素價格都不同程度出現上漲,但數字並不是其中關鍵,重要的是有沒有與業績掛鉤,與利潤相比,要素價格的上漲是否合理?遺憾的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已經導致(甚至繼續導致)令人悲觀的製造業投資回報率。加上隔在科技創新與市場回報之間的玻璃牆,全球製造業將持續麵臨悲觀前景。

現今,美國主流社會已不太關注來自中國的競爭,認為中國不可能憑新一代製造業取勝,而且逐漸形成關於“為何中國無法擁有下一代製造業”的完整論述。隨著智能機器人和3D打印等技術的日趨成熟,中國已無優勢可言,跨國公司正想方設法將其高附加值的製造業遷回美國和歐洲。

 

中國已經啟動“中國製造2025”的十年計劃,旨在用先進的製造技術,譬如機器人、3D打印和工業互聯網等,實現高效可靠的智能製造。同時,中國又啟動另一項國家計劃——“互聯網+”,尋求將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和物聯網與現代製造業相結合。即使中國製造業在硬件上的轉型升級得以成功實現,仍麵臨三大現實挑戰:

第一個挑戰:歐洲、美國和中國的機器人耗費一樣的電量,同樣完全按指令工作,也不抱怨或加入工會。歐美工業企業有必要從世界各地運輸原材料和電子元件到中國,讓機器人完成成品組裝,然後再運回美國嗎?這完全沒有經濟意義。歐美企業可以用差不多一樣的成本在本地進行生產,去掉運輸環節。

 

第二個挑戰:中國大多數機器人也不是在國內生產的,即使有些是在國內組裝的,仍然嚴重依賴從外國進口核心部件。

第三個挑戰:歐美工業企業在中國招聘技術人才已經有很大困難,因為先進製造業要求的管理和溝通技巧以及經營基於複雜信息的工廠的能力。專業技術人才匱乏,已是中國推進先進製造業和服務業的軟肋。更何況,中國製造業已麵臨主要對手超常規的競爭壓力。

 

以製造業為支柱的中國經濟,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會對未來產生極其深刻的影響。

 上一條:江蘇把智能製造作為振興實體經濟重要主攻方向
 下一條:智能製造是製造業和互聯網融合發展的突破口!
熱門資訊
一套完整的工廠車間現場管理指南。收好,不謝! 2017-02-20
中國離智慧無人工廠還有多遠 2015-11-03
置物倉儲貨架的材料與優點 2014-07-17
重型倉儲貨架和閣樓貨架的區別 2015-09-06
自動化倉儲貨架發展迅猛 2015-09-16
Copyright © Reserved 2009-2016 昆山AG亞遊集團有限公司  蘇ICP備14036924號  地址:江蘇省昆山市周市鎮周新公路20號
手機:13913230999 13812880417 13862672966  聯係人:韓先生  郵箱:13913230999@163.com
電話:0512-57176888  傳真:0512-57722456  技術支持:蘇州天助網絡
AG电竞 AG8只为非同凡响 AG电投厅 AG线上注册 AG真人线上网站 AG旗舰厅手机客户端 AG亚游线上网址